【盾冬】刺客邱比特 3

TigerLily:

這兩天被塞糖又被捕刀的......希望有人可以好好愛我們Bucky,真心對他好。




******




自從百分之十九女孩也失敗之後,Bucky就開始對幫Steve找到靈魂伴侶這件事感到絕望。Steve的心彷彿圍上銅牆鐵壁,Bucky就算拿出攻城槌也無法破門而入。邱比特大樓的武器庫裡每一種槍都被他拿出來朝Steve的心發射過,結果一點用都沒有。不管是十字弓、弓箭、手槍、步槍、獵槍、散彈槍、衝鋒槍還是榴彈發射器,通通都沒有用。不管是一顆子彈還是五十發子彈連擊,Steve的心都閉得緊緊的。而那些Bucky和他的團隊想破腦袋為他找到的女孩們,契合度從百分之四十、三十七、三十二,一路滑落到百分之十九,她們對Steve充滿了好感,渴望更進一步,而且主動出擊,Steve卻還是無動於衷。




Bucky甚至把腦筋動到第一代大邱比特的弓箭頭上。有了這把情之初的利器,即使是Steve也無法抵抗愛情的感覺吧。大邱比特的弓箭想當然爾只有大邱比特可以拉動,不過Nick卻拒絕幫助他。




“你的任務只能由你自己完成。”Nick說。自從Bucky接下Steve這項任務之後,這位陰鬱的大邱比特很少管他的事情,也沒有催促他盡快幫Steve找到適合的對象。對於Bucky想盡辦法要讓Steve談戀愛卻徒勞無功的困境,他很少插手或給予建議。Nick不是消極或懶惰的人,但他對Steve的案子似乎不感興趣。




契合度百分之十九的女孩出現那天,Bucky對於成功幫Steve和她配對已經不抱太大希望。只是,天堂裡並沒有很多娛樂,天使們喜歡音樂,喜歡在雲間追逐嬉鬧。除此之外,沒有太多刺激的東西,真正好玩的事情都發生在地球上。Bucky想或許這就是為什麼那天大家會擠到這裡來等著看Bucky拿邱比特之劍去刺“鐵石心腸”Steve。




總而言之,他從其他資深邱比特的手上接過一把被火焰環繞的劍。大家開會討論過之後,想過或許傳統的方法可以行得通,反正他們也沒有其他辦法了。邱比特之劍相當沉重而且炙熱,像Bucky這樣年輕的天使無法一直拿在手上。他站在籃球場邊,手握著劍柄,讓劍尖抵著水泥地。他現在的身分是邱比特,翅膀不耐煩地拍動,沒人看得見他,或是看見擠在一旁等著看熱鬧的天使們。還有幾個邱比特手上拿著筆記本,正在記錄和分析Steve這罕見的案例。百分之十九女孩Lene今天會到這個籃球場看哥哥的比賽,Steve也會在。




看著Steve在球場上奔跑的感覺有點怪,因為上大學前Steve很少運動。他是大家挑隊友時最後一個被選到的,跑步的時候老師都會特別注意他的氣喘是不是要發作,好像他是玻璃做的一樣。這當然讓Steve的自信心很受傷,但他也沒有辦法。這些年來他的身體狀況改善很多了,也開始長個子了。除了跑步,現在也和同學一起打球。他其實挺有運動天賦的,學得快,反應也很好。Steve打球不靠蠻力,他移動快速,投籃精準,而且知道和隊友團體合作的重要性。他們搭配得挺不錯的,小小領先對方六分。




Bucky的機會來得容易。身為控球後衛,Steve在場上指揮他的隊友進攻、防守,沉著冷靜的樣子吸引了很多目光,包括Lene的。中場休息的時候,Lene還跟經過她身邊的Steve說“表現不錯”,Steve也對她報以微笑。Sam在旁邊催促Bucky,要他把握那個機會,但Bucky認為他還要再等一等。Steve好不容易上場打球,就讓他專心打完吧,萬一邊跑邊瞄那個女孩,他會失去身為領隊的威嚴的。更何況那個女孩只有百分之十九,Bucky對她並不滿意。如果Steve真的愛上對方他們會很辛苦的,但現在總得踏出第一步。無論是什麼封閉了他的心,先讓他打開心防,以後才有其他的可能。




球賽結束之後,Steve那隊勝利了。他和隊友擊掌,跟對方握手,大家一邊聊著一邊走向休息區。Bucky覺得他大概不用拿劍去刺穿Lene的心,因為這位百分之十九女孩似乎已經對Steve產生了興趣。重點是Steve。Lene和哥哥說完話之後走向正在擦汗的Steve,然後拿了一瓶運動飲料給他。Steve接過來然後跟她說了聲謝謝,Lene介紹自己,他們看著彼此。Clint推了推Bucky,身後的天使們正在鼓譟。




那把沉甸甸的劍怒吼著火焰。Bucky把它舉起來之後振翅衝向Steve,用全身的力氣握著劍將它刺向Steve的心。然後就像鳥撞上山壁,他被彈到一邊去摔在地上,邱比特的劍框噹一聲掉在一旁。天使們發出失望的嘆息。Sam和Clint把頭別過去,手扶在額頭上,彷彿對Bucky的再一次失敗感到於心不忍。




Bucky拍拍屁股站起來,感到生氣又困窘。他伸出手指指著Steve的鼻子,“你這個人是怎麼回事?就這麽鐵石心腸嗎?你不想戀愛嗎?那是全天下最美妙的滋味!能令你快樂!你那該死的心到底是用什麼做的!”




Steve當然聽不見Bucky憤怒的責備。一位他們共同認識的同學經過,Steve攔住了他,“你有看見Bucky嗎?他說要來看我打球的。”




同學聳聳肩,“中午吃飯的時候還有看到。該不會溜去和哪個正妹約會了吧。”




Bucky大聲駁斥這項毫無依據的不實揣測,但Steve的臉色馬上暗了下來,心情就像被烏雲遮蔽的天空一樣。他結束和Lene的談話,收拾自己的東西就離開了。連回頭看一眼顯然依依不捨的女孩也沒有。




******




Bucky本來要放棄了,或是申請改派其他的邱比特來負責Steve。但這不就代表他得從Steve的身邊消失了嗎?他看看Steve親手為他畫的素描,還有他送給Bucky的磨豆機。他不想離開Steve,他可是許下過承諾,答應要保護Steve一輩子的。




Nick對這整件事的態度仍然可疑地冷淡,只叫Bucky順其自然。讓Bucky感到更奇怪是,一向不太管他的大邱比特叮嚀Bucky以後別在Steve的小公寓裡過夜,每晚都要回天堂報到。他沒有解釋為什麼就叫Bucky離開他的辦公室。




Bucky躺在他的雲上想了想,他在Steve那裡過夜的時候發生什麼事情讓Nick不高興嗎?他們會一起讀書趕報告、看看球賽和脫口秀節目,偶爾打個線上遊戲,下棋玩牌,一起下廚,睡覺的時候擠在那張小床上,聊聊天,說說今天發生的事情。Steve還為他準備了專屬的枕頭和盥洗用具。一切都很普通啊,Steve住在Barnes家的時候他們也常常擠在一個房間裡的。他不懂Nick的用意為何。




當那個百分之六十的女孩從Sam的電腦螢幕跳出來的時候他大叫了一聲然後把他們的小隊聚集起來。Sam負責追蹤這位百分之六十的女孩,因為她是所有和Steve有配對可能性的人裡,契合度最高的一個,雖然那也只是在及格的邊緣。Sam會檢查她每個月的行程,尋找最適當的時機,好安排她和Steve見面。雖然這可能又是另一個愚蠢的失敗,但他們不能放棄為Steve尋找幸福的任何一個機會。百分之六十女孩叫Emily,會在春假的時候到國家公園去露營。Bucky找了幾個也喜歡戶外休閒活動的同學也一起去露營。他們會在同一個營地碰到面的。




那個國家公園很美,令Bucky想起在天上的家。不過,和天堂的純淨祥和相比,這個公園的生意盎然讓人雀躍。日子才剛進入春天不久,冬天仍然殘留了一些氣息,但到處都可以看見大地正在甦醒的樣子。樹梢冒出翠綠的嫩葉,土壤長出了幼小的新芽,清新的空氣裡仍有冰雪的冷咧。他們有很多同學都到南方去徹底解放狂歡了,不過Bucky更喜歡待在大自然的懷抱裡。一切都顯得很平靜。




他們在搭營的時候,Emily和她的朋友們也到了。整個營地除了他們兩隊年紀相仿的年輕人。還有兩戶有小孩的家庭,和一對夫妻。大家彼此打個招呼,自我介紹。這裡雖然離市區不遠,公園管理處就在旁邊,但畢竟是荒郊野外,更深更遠的地方有著不想被打擾的野獸,森林裡有複雜的路徑,大家還是需要互相關照的。




下午的時候,Steve和Bucky一起到林子裡去散步。他們的隊伍和Emily的小隊已經玩在一起了,大家約好晚上要一起搭營火烤肉。他們沿著有些濕軟的小徑走到營地附近的一個小湖邊,看見正在喝水的白尾鹿母子。Steve和Bucky躲在大樹旁,不想打擾到牠們。母子喝完水之後又優閒地漫步離開了。




“Buck,我們今年就要畢業了。”Steve維持靠著樹幹的姿勢說。




“喔,對耶。”Bucky當初選大學科系時是隨便選選的,反正他也不用為了興趣或是以後的就業而煩惱。他已經有工作了,他是個邱比特。雖然扣掉拿槍狂轟Steve的這些日子,他上一次撮合一對愛侶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你想過以後要做什麼嗎?”Steve看起來像是想裝出隨口問問的樣子但失敗了,他似乎想問這個問題很久了,“你會留在紐約吧?”




Steve已經開始把他的作品投稿到各大建築師事務所去,尋求日後工作的機會,而去年暑假他就在一家事務所裡實習。有幾間事務所的回覆看起來對Steve很有興趣,他會在紐約找到一個好工作的。Bucky倒是沒有想過自己要做什麼,不過如果他還要繼續假扮Steve朋友,那他也應該要依照普通人類的人生歷程去發展才對。他想或許Steve的守護天使小組可以為他假造一個公司出來。也或許,他就乾脆進去他人類老爸的虛擬公司上班就好了,反正那也是守護天使小組為了讓Barnes一家有可信的背景而創造出來的。




Bucky輕輕捶了一下Steve的肩膀,“你待在那裡我就待在那裡。”




Steve看起來像是放心不少,“太好了。”




Steve的人生開始順利地轉動了。雖然那些惡魔現在很少出現,但這反而讓人起疑。地獄不會因為天使已經在Steve身邊佈署人手就這樣放棄爭取超級士兵的加入,他們或許正在想辦法找到突破的缺口,Bucky絕不能掉以輕心。Steve會有份好工作,讓世人看見他的才華。不過,老師也曾經說過,Steve會成為一個領導者和英雄。如果Steve就這樣當了一個設計師,那他要如何成為英雄呢?而且他到現在也還單身,不曾和任何人交往過。那些由Bucky組織起來的約會到最後都是無疾而終的。




“Steve,你就要有一個大好前途了,想過交女朋友嗎?”Bucky問。




Steve連假裝思考都不願意。他離開那棵大樹,朝湖邊走去。“沒有。”




Bucky跟上去,“那男朋友呢?”




“怎麼了,為什麼突然這麽好奇?”




Bucky聽到Steve這樣問才想到,他和Steve從來沒有討論過這個話題。他不曾和Steve一起對哪個女孩品頭論足,或是講過對戀愛的嚮往。他們無話不談,卻始終沒有聊過和感情有關的事情。




“你長那麼大了,沒有談過戀愛,不會感到遺憾嗎?”Bucky跑到Steve前面,擋在他和小湖的中間,Steve停了下來。Bucky仔細端詳他的臉,發現自己已經不需要低著頭就能對上他的眼神。




他的小Steve長大了。當初那個帶著斑點氣息的虛弱寶寶,已經掙扎著努力著成長為現在這樣,英俊,正直,迷人的青年。Bucky不禁感到驕傲,為了他也為了自己。




“如果是以前的話就算了,現在的你,我相信有很多女孩排隊等著邀請你去舞會的。真的不考慮一下嗎?”Bucky問。




Steve凝視著他,然後給他一個苦笑。“你就這麽希望趕快把我踢開嗎?”




“當然不是,我只是希望你快樂。愛情是很美好又奇妙的。”




“說的好像你就談過戀愛一樣。”




“我可是有約會過的人。”




“一起出去吃過一次飯看一次電影之後就不再連絡不叫做約會,更不是戀愛。”




“我......”Bucky一時語塞。他該怎麼解釋他是個天使,不能也不會和人類談戀愛?




“總而言之我不需要別人,我現在就很快樂。”Steve指著Bcuky身後,“你看,好多魚。”




Steve明顯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了。Bucky陪他去看魚,還回去營地拿釣竿來釣了幾條給晚餐加菜。




營火晚會很熱鬧,不只是Bucky他們和Emily的朋友,營地裡的其他人都過來了。天上的星星明亮而閃耀,晚風吹過樹梢的沙沙聲令人放鬆。大家聊天說笑,吃著烤肉,氣氛很好。Bucky發現不需要他和隱身在樹上的Sam與Clint幫忙,Emily和Steve自己就開始聊天了。他們談著最近的選舉,顯然對目前正火熱的候選人都感到不以為然。Steve認真分析他的論點,Emily有時贊成,有時會反駁。他們有來有往,交談得很熱烈。Steve的臉上有愉快的光彩。




百分之六十的女孩,只是勉強及格,就能讓Steve露出這樣的表情。Bucky看著他,想像如果他墜入愛河會是什麼樣子。他一定會是個很溫柔體貼的伴侶,永遠保護他心愛的那個人。即使當年他還很瘦弱,他也會為了一個小混混不小心撞到Bucky卻不道歉而追上去。他會提醒Bucky要記得交作業,要他在下雪天別忘了給車輪胎加上雪鍊,幫總是不覺得冷的Bucky披上外套,幫他把手搓暖。現在想想,雖然大家都覺得這些年來是Bucky在照顧Steve,但其實,Steve也一直以他自己的方式在關心著Bucky。如果他對待自己的朋友都能如此,那麼他會怎麼呵護心愛的人?




他假裝自己要去廁所就離開了大家,走進林子裡張開他的翅膀飛到一棵大樹上。Sam正在等著他,Clint蹲在樹枝上,一臉無聊的樣子。




Sam拿出一把小刀。和邱比特之劍一樣,都是傳統而強大的武器。“用這個吧。”




“其實我覺得這次也不會成功。”Clint揉揉眼睛,“Steve的問題不是武器或是百分之幾的契合度。”




“反正就剩下這一個了,總是要試試。”Sam說。




“任務結束之後能幫我帶點烤肉來嗎?那味道好香。”Clint望著營火的方向說。




Bucky飛到Steve的身邊。Steve正在聽Emily說話,他點點頭,然後接上對方的話。Bucky就站在他的身邊,真實的Bucky,不是從小和他一起長大的那個人,他卻感覺不到。他無法看見自己的翅膀,看不到自己的榮光,也看不見他在空中飛翔的樣子。Bucky突然覺得有些落寞。




他拿起小刀朝著Steve的心隨便刺了兩下。果然,一點用也沒有。就算Steve和Emily相談甚歡,他還是不想談戀愛。他的心情平靜無波,就和他們下午看的那座湖一樣。Steve說他現在很快樂,Bucky想那或許不是謊言。他們認識十幾年了,Steve的心情他能掌握到。上大學之後他擺脫喪母和體弱的陰霾,生活步上軌道,交了新朋友,沒人找他麻煩。Steve的確不像當初那樣緊繃而且鬱悶。但對他來說這樣就夠了嗎?人總是想要得更多。先是吃飽穿暖,然後需要愛,需要肯定,實現自我理想和追求認同。永遠都是如此。Steve究竟為何與眾不同?




他看著Steve的嘴唇向上划出淺淺的角度,一個拘謹但迷人的微笑出現在他的臉上。Bucky覺得有些受挫,但又有種他不能解釋的情緒。他看著Steve開始四處張望,找尋Bucky的蹤影,百分之六十的女孩在他面前和每天他在路上碰到的每一個人都沒有兩樣。Bucky發現,自己感到一陣帶著罪惡感的愉悅。邱比特竟然為了自己的任務沒辦法談戀愛而感到愉悅,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似乎都不對。




他伸出他的拳頭在Steve的臉上碰一下,假裝自己揍了他,然後飛回大樹上,和隊員會合。Sam接過小刀之後說,“你剛剛那兩下有點敷衍。”




“我想反正也不會成功。”Bucky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Sam和Clint看了彼此一眼。Sam清了清喉嚨,“我還以為你根本不想完成任務。”




Bucky和Sam自己都被他的話嚇了一跳。但Bucky卻因為心虛而惱怒,“你這是在質疑我的能力或是不夠敬業嗎?”




“我是擔心你。”Sam說。




Bucky看著他的兄弟,他應該說幾句沒什麼好擔心的這樣的話,但他實在說不出來。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好了好了,沒有什麼事,你們都別想太多。Steve的心像石頭一樣硬也不是Bucky的錯。”Clint拍拍Bucky的肩膀,“你趕快回去吧,Steve八成已經在找你了。”




Bucky跳下樹之後收起翅膀,他抬頭往上看,人類的眼睛看不見他的兄弟們,只有一團漆黑的樹葉。他有些心不在焉地沿著來時的小路慢慢踱步回去,剛剛Sam的話像一把槌子敲在他的大腦袋瓜上,強迫他好好想一想。他真的不希望Steve和那些人談戀愛嗎?會不會就是因為這樣,所以邱比特的箭才會失靈?是因為他的關係,所以才讓Steve無法接受天堂為他安排的人嗎?Bucky突然感到一陣驚恐,他不是故意的!他能夠向天父發誓,他最大的願望就是讓Steve幸福。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那樣奇怪的感覺。他會為Steve做任何事,任何讓Steve開心的事情他都會去做。他不想阻礙Steve的幸福。




他的腳上一陣突如其來的劇痛打斷他的思維。他倒在微濕的小路,完全無法移動他的右腳。他瞇起眼睛看向自己的腳,發現一個捕獸夾正緊緊咬住他的小腿。Bucky假裝成人類十幾年,他跌倒過,撞過櫃子和搖晃的門板,為了Steve跟別人打架也挨過打,他知道人類的疼痛是什麼。但現在這個感覺,從被捕獸夾那兩排銳利的鐵齒夾住的小腿傳來的疼痛,像撕裂般的火辣痛楚,超過之前那些經歷許多。他吃痛地吸氣,看到鮮血從傷口流出來,浸濕他的褲子。他應該要張開翅膀飛回天堂去,人類肉體的損傷立刻就可以獲得修復。但或許真的是太疼了,他沒有力氣拍動翅膀。不曾有過的感覺強烈地襲擊他,令他發抖,幾乎落下眼淚。




“Bucky!”Steve大喊一聲朝他跑來。儘管那金屬做的怪獸還咬在他的小腿上,但當Steve抓住Bucky肩膀的一瞬間他突然感到安心。




“怎麼回事?怎麼會倒在這裡。”Steve順著Bucky的手指看到他鮮血淋漓的小腿,“怎麼會有捕獸夾!”




Steve試著徒手扳開捕獸夾但失敗了,他高聲呼救。不久之後,其他在營地的人也趕過來。他們去找管理處的人員過來幫忙。Steve又試著去拉開捕獸夾。




“Steve,你扳不開的,這樣會受傷的。”Bucky阻止他。




Steve不理會Bucky的話,他到路旁撿了一根又粗又短的樹枝,試著要把捕獸夾分開。尖齒在Steve的努力之下打開了一點點,但很快又彈回去。Bucky握緊拳頭,痛得掉眼淚,Steve也把自己的手割傷了。




管理處的值班人員很快帶著器具過來,把那個該死的東西從Bucky的小腿上拆下來。Steve不管自己的手也受傷了,他抱著Bucky站起來之後往營地旁的管理處跑去。不只是Bucky,每個人都很驚訝。Steve現在就算比過去健康,也還是比Bucky瘦一點,他竟然有那個力氣可以把受傷的Bucky抱起來,還在黑暗的林間小路上奔跑。他把Bucky抱進管理處,醫生正在等著為Bucky檢查。




醫生正在消毒和清洗傷口的時候,Bucky發現自己的翅膀已經可以動了,不過現在一屋子都是人,Steve一臉焦急滿頭大汗地看著他,他不能從大家面前消失。他只好繼續忍耐,因為消毒藥水碰觸到傷口帶來的刺痛而發出痛苦的呻吟。




“Bucky,你忍耐一下,我就在這裡。”Steve想靠近他,但又不敢妨礙醫生的工作。




“Steve,你的手!”Emily拉起Steve的骯髒的雙手,“你的手也受傷了!醫生,他也受傷了!”




Steve把手抽回來,“我沒有關係,Bucky比較嚴重,讓醫生先治療他。”




那天晚上醫生先對Bucky的傷口做簡單的處理之後他們就立刻開著夜車回到城裡去找醫院,Steve甚至沒有和Emily道別。




******




Steve在小徑上發現Bcuky之後就不曾離開他,讓Bucky沒有張開翅膀回天上去的機會。在醫院的時候他寸步不離守著Bucky,即使把Bucky送回家裡他也不願意走。Bucky的人類家人們手忙腳亂地幫Steve把Bucky放在床上,調整枕頭的位置讓他躺得舒服一點。Bucky一直朝他們使眼色,但他們只能趁著Steve不注意的時候對他搖搖頭。




好不容易Steve在Barnes太太的勸說下去洗把臉,Barnes先生馬上跑到Bucky的床邊。“怎麼會搞成這樣?為什麼受傷的時候不飛回去?”




“太痛了,翅膀打不開。”Bucky摸了摸裹在腳上的繃帶,“叫Steve先走,我才有時間飛回去啊。”




“我們剛剛有勸他,但他不願意。”Bucky的人類爸爸在床沿坐下來,“你也知道他很固執。”




“是啊。”




Barnes先生仔細看著他的臉,“你的臉色好蒼白。真的那麼痛喔?”




“你假裝人類的時候,感覺過最嚴重的疼痛是什麼時候?”




Barnes先生想了想,“有一次我沒穿鞋子,腳趾頭踢到櫃子。”




“比那個還痛一千倍。”儘管現在吃了止痛藥,倒在小徑上時那種疼痛仍讓Bucky心有餘悸。“不,比那還要痛上一萬倍。”




“我的天父啊,人類的身體真的很脆弱。”Barnes先生像是被他的描述嚇到一樣拍了拍胸口。“既然Steve不回去,你也只好待在地球。忍耐一下,我泡熱可可給你喝,你就不會痛了。我上次被水果刀割到手的時候就是這樣不痛的。”




Bucky想他的兄弟不能理解被刀子割到手和被捕獸夾夾住腿的疼痛有什麼區別。事實上,在這次意外之前,Bucky自己也不知道。但熱可可是最棒的,他永遠記得自己第一次喝到熱可可時那種可以說是幸福的感覺洋溢在齒間的時刻。“我很懷疑熱可可有用,不過謝了,我現在很想喝一杯。”




“馬上來。好好休息,兄弟,其他人已經把這起意外回報天堂了。”




在Steve存夠錢搬出去之前,這裡一直都是他的家,到現在也是。他還是有自己的房間,Barnes家的天使將那個房間維持原狀,好讓Steve隨時可以回來。他住在這裡再正常不過了,而他也不打算離開。他甚至把棉被和枕頭搬進Bucky的房間,堆在沙發椅上。




“我沒事,你不用守著我。”Bucky看著Steve還在忙進忙出。他端了午餐進來,還有Bucky的藥。“你一整晚都沒有睡覺,趕快去休息。”




“等你吃了東西和藥,看你睡著了我才會去睡。”Steve靠過來,用手背輕輕放在Bucky的額頭上。“還好退燒了。”




Steve把一盤蘑菇炒蛋、一碗濃湯和三明治放在床上桌上然後端了過來。Bucky的胸口像是被春天的陽光照耀一樣,暖暖的,很舒服。




“以前都是你照顧我,現在換我照顧你。”Steve用他同樣包紮著紗布的手拿起湯匙然後微笑,“要我餵你嗎?”




Bucky發現自己的臉頰發燙,陽光好像太大了點。他把湯匙拿過來,“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好吧。”Steve看著Bucky一口接一口吃下他的食物好一會才開口說,“剛剛公園管理處的人聯絡我,說他們搜索了那個地方,沒有找到其他的捕獸夾。那裡平常也不太有盜獵者出沒,那個捕獸夾會出現在那條小路上真的很奇怪。”




Bucky放下湯匙,“說的也是,我們一下午在那裡走來走去,我晚上經過的時候也沒有發現,可是一回來就踩到了。”




“該不會是什麼惡劣的玩笑吧,那也太過分了。”




Bucky在地球待了這些年,他可以說自己挺喜歡人類的,但人類有時候又會做出令他顫慄的行為和冒出無法理解的想法。人類很複雜,或許這就是他們受到父親特別青睞的原因。




吃完東西,Bucky在Steve的幫助之下做了簡單的漱洗,然後躺到床上去。Steve把藥放在手上,當Bucky去拿藥的時候能夠碰到他厚實的掌心,Steve的溫度從指尖傳來。Bucky的心跳得很快。他想大概是受傷的關係吧。




******




Steve一直陪著Bucky,直到學校開學才回去上課,下課就立刻又奔回來。Bucky乾脆放棄飛回天堂療傷了,因為他要回醫院複診的話Steve一定會跟著,完好無缺的腳會馬上穿幫。




他喜歡Steve陪在他的身邊。其實這種感覺遠比喜歡還要更加強烈,但他也不知道那是什麼。他喜歡Steve待在他可以看得到的地方,喜歡和Steve說話,喜歡聽Steve說話。他喜歡聽到他的聲音,看到他笑,喜歡聞到他清爽的氣息。Steve碰觸他的時候會讓他心跳加快,他希望Steve的擁抱永遠都不會結束。




但Steve知道的這個他不是真正的他。有的時候,Bucky會有一股想把一切都告訴他的衝動。他想說,Steve,其實我是一個天使,是一個邱比特,你是我的任務,我要為你找到你的靈魂伴侶,可惜你那個頑強抵抗的心並不願意接受。Steve聽到會有什麼反應呢?他會生氣嗎?他能接受嗎?他會相信嗎?




他在床上躺到生日的那天。雖說是生日,那也是他拿來騙Steve的。十四年前的這一天他以人類小孩Bucky的身分和Steve相識,從此他開始一段新的生活。他在這裡用人類的軀體經歷了一切過去在天堂不曾有過的感受。他在這裡呼吸,吃東西,奔跑,和別人打架。他讓陽光透過樹葉灑在他的臉上,赤著腳踩進冰冷的河水裡。他和Steve一起笑,一起發怒,一起做傻事,一起上學,一起長大。他的Barnes家人也和他同樣體驗了身而為人的滋味,那或許有些不方便,不堪一擊,但他們感覺到的一切都是真實而且難以想像的豐富。Bucky的感覺也是真實的,那些疼痛、快樂、喜悅與悲傷。他或許隱瞞了Steve他的目的和真正的面容,但他和Steve一起度過的十四年卻沒有半點虛假。




他好想讓Steve知道。和Steve分享一切已經成為一種根深蒂固的習慣了。




Steve和Barnes一家在他的房間裡為他辦個簡單的慶生會之後,Barnes一家就離開房間,讓Bucky跟Steve獨處。他們一起吃過甜的蛋糕,喝著果汁。Steve看起來心情很好,他在Bucky拆開禮物的時候都笑咪咪的。




那是一個Bucky的陶土雕像,顯然是Steve自己親手製造。Bucky那張很有特色的臉栩栩如生地出現在雕像上。他穿著平常會穿的牛仔褲和襯衫,明亮的笑容凝在雕像的臉上。背上還有一對白色的小翅膀。




“我的翅膀。”Bucky輕觸陶土翅膀的紋路,這翅膀做的比例和他原來的翅膀相比實在太小了,但十分可愛。“我是一個天使。”




“你一直都是一個天使。”Steve說。他看著Bucky的陶土娃娃,臉上的表情溫柔得讓Bucky想觸碰他。Steve就是用這樣的表情去雕Bucky的娃娃嗎?




Steve伸出手去摸了摸Bucky娃娃的頭,它的鼻子,還有那個很有特色的腮幫子線條。他和Bucky的手在娃娃的翅膀相會。Steve把手覆在Bucky的手背上沒有移開,Bucky也不希望他移開。




“你一直都是我的天使。”Steve說,他的聲音輕到Bucky幾乎聽不見。Steve靠近他,在他們的臉相距只有一根手指頭寬時停了下來。Steve很想說什麼,他的表情是那麼壓抑,又渴望,但他也在害怕。Bucky不知道是什麼讓他產生這樣複雜而糾結的感覺。最後Steve決定把一切都拋下,他捧著Bucky的臉親吻他。




Bucky感到天旋地轉,如果他沒有坐在床上他一定會暈過去。Steve在吻他,他的唇貼在他的唇上。那麼小心翼翼,又迫不及待。Bucky沒有推開他,自從成為邱比特到現在,完成了許許多多的配對,見過無數愛侶做這件事情,但他從來就不知道這個感覺有那麼美妙,令他全身癱軟而且無力抵抗。他緊緊抓著那個笑得開懷的Bucky娃娃,生怕自己一鬆手就會掉下萬丈深淵。他感覺不到腳痛,不知道怎麼繼續呼吸,甚至感覺不到身體底下的床鋪和蓋在腿上的棉被。他像是飄起來一樣。




“我的天父啊。”他的人類老爸一臉訝異站在房門口,打斷了這不可思議的一刻。




Steve在Barnes先生的注目之下離開了,而Bucky則對現在的情況感到不知所措。他親吻了他的目標,那個本該由他找到靈魂伴侶的人。但他同樣感到另一種情緒像是漣漪一樣在他的心裡一圈一圈地擴大。他很開心,他想要笑,想要呼喊Steve的名字,想要聽到Steve喊他的名字。他為那麼多男男女女點起愛情的火苗,讓愛情的喜悅沖刷著他們的心靈。如今,當他真正嘗到之後他才知道,這是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的美好。他想要立刻衝出家門,去找Steve。去找他,擁抱他,親吻他直到世界末日。




Clint突然從空中冒出來,“Bucky,Nick要你現在就回去。”




******




Bucky有些忐忑不安地回到邱比特軍團大樓。他想起第一天報到的時候他也有類似的心情,緊張,茫然,不知道前面有什麼在等著他。他搭著電梯來到Nick的樓層,電梯門一打開就聽見大邱比特的聲音。




“我早就告訴過你們不可以這樣!第一天我就說過不可以繼續下去,但你們不聽!”Nick很少揚起他的聲音,但此時此刻他聽起來卻憤怒而不滿。




“Nick,如果真的不可以讓Bucky出現在Steve的生命裡,父親就會出面干涉Bucky當初違規在Steve面前現身這件事情。但是祂沒有。那表示祂不反對,或者Bucky命中注定就是要成為Steve生命中的一部分。”那是老師的聲音,他在努力不讓大邱比特的怒火持續延燒,但他聽起來也很不冷靜。“讓Bucky成為Steve的邱比特是父親的安排,祂親自下令的!”




“Steve是人類,Bucky是天使,他們的生命不該有交集!”Nick的聲音像硬梆梆的鐵塊一樣砸向老師。




Bucky硬著頭皮走進Nick的辦公室,他有些訝異地發現,Nick的辦公室訪客,不只有老師,還有Steve守護天使小組的組長,和天使長之一的Gabriel。整個天堂軍隊裡,Gabriel帶領的部隊是最優秀的,僅次於Michael的。天使長好整以暇地坐在一邊看著Nick和老師吵來吵去,彷彿他只是路過,這一切和他沒有關係。




現在那四個人都轉過頭來看著Bucky。




“Bucky,從現在開始你不再是Steve的邱比特了。”Nick說。




“什麼?”Bucky有些驚慌,“我、我們只是開玩笑,那是、那是意外!”




“你是邱比特,還想欺騙自己嗎?”Nick的表情冷若冰霜,“我要把你調到其他單位去。”




守護天使並不贊同,“不行,突然讓他從Steve身邊消失,會影響Steve的心情的!”




“超級士兵可以經得起失去,你們把他寵壞了。”




“大邱比特,我們為Steve安排了這麽久,也是為了確保他死後的歸屬在我們這裡,我希望你為大局著想。”此時是鷹臉的老師說。老師的獅子臉這回很安靜,他的翅膀遮著另外兩張臉。他們都不擅長爭執,只好把吵架的工作交給鷹臉了。




“Bucky是我們的兄弟,我們不該為他著想嗎?”




正當他們僵持不下時,一直沒開口的天使長說話了。“Bucky,聽說你本來想加入我的部隊。”




Bucky忍不住併攏他的雙腿和翅膀,然後試著站得更直一點。“是的,長官。”




“你現在有機會了。我的部隊要移防到地球上去,需要幾個有人類身分的天使和空中武力配合,你願意加入嗎?”Gabriel一點也不想浪費時間似的直接問。




“天使長,我們這裡還沒處理完。”老師提出抗議。




“Nick的態度很堅決,而他有權調派他的屬下。”Gabriel站起來,“等你大學畢業就報名從軍吧,我的地面部隊已經部屬好了,會好好安排的。我先走了,其他的你們慢慢談吧。”




Bucky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向天使長道謝,或是拒絕他的命令。Gabriel踩著他沉重有力的步伐先走了。




Nick繼續和老師還有守護天使吵了一會才請他們離開。現在辦公室裡只有Bucky和Nick兩個人,他緊張得想逃走。




Nick站在玻璃窗前,凝視著外面的發射台。有一隊邱比特正奔跑著準備跳出去。“這就是為什麼Steve的心不願意接受天堂的安排,因為他心有所屬,而那個人就是你。我之前有想過這個可能性,但沒想到他的心志那麼強大,連邱比特的箭都可以抵抗。超級士兵就是和一般人不一樣吧。”




Bucky自己也不敢相信。的確是因為他才讓Steve無法愛上別人,但沒想到是這個原因。“長官,那是意外,我保證不會再發生了。”




“你是指親吻還是愛情?Bucky,天使沒有命令不可以長久待在地球上,想要一直待在地球,和人類在一起,只有一個方法。”Nick轉過來看著他,“割掉翅膀跳下去的天使從來都沒有好下場。”




“我......我沒那樣想過。”




“再繼續下去,你就會這樣想了。”Nick搖搖頭,“人類,他們很善變,他們的心從來就不是穩定的磐石。他可能今天很愛你,明天也很愛,五年後呢?二十年後呢?沒有邱比特的箭而自己燃起的愛都是不可靠的,那樣的愛建立在燃燒熱情的灰燼之上。而天使,我們很死心眼。我很清楚這一點。”




Bucky很想為Steve辯護,但Nick在他開口之前就舉起手阻止了他。“我沒有要你永遠不再見他,只是暫時分開一陣子。你去當兵,為父親戰鬥,他過一下沒有你的日子,多認識幾個人,或許那個感覺就消散了。你們從小一起長大,他很依賴你,或許就是這樣他才會以為那是愛情。人類不是很聰明,他們常被自己的心欺騙。我要趁著事情還沒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之前阻止它發展下去。”




“萬一惡魔趁虛而入......”




“我理解守護天使們和老師的擔憂,畢竟爭取到他對我們來說真的很重要。但我觀察Steve這麽多年,發現他的本質很好。他現在成年了,個性和品德也都固定下來,不太會再因為什麼原因而產生重大改變。如果惡魔現在傷害他的身體,只會讓他提早加入我們而已。所以不用太擔心。”




Bucky覺得Nick說得有道理。Steve是正直高尚的人,那是他珍貴的本性,惡魔現在還能做什麼去影響他呢?可是,要他一下子就把自己照顧守護了那麼多年的Steve放下,那真的很難,也很痛。他現在很想要一口氣喝十杯熱可可。“Steve,他從來沒有和我分開生活過。”




“也該是時候讓他自己站起來走一走了,他得試著自己扛一些事情,不是嗎。”








 -待續-



评论

热度(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