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白

我怕不是疯了……

全力失踪-下 (盾冬)

Tenebris Caelum:

*迟来的下篇。找到他。上篇点我,捉了几个虫
*也许这个下篇显得画风突变,是糖
*NC17有,是图




——————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Bucky在那天清晨到了郊外的湖边,他喜欢在那里散步。他在那里把追踪器拿出来端详了片刻后放进口袋,然后安静地看太阳升起,听百鸟鸣啭。他明明前一天晚上还紧张又兴奋以至彻夜难眠,真的马上要见到Steve了他反而安然地欣赏起风景来。他毫不怀疑Steve会在几小时内出现的这件事,他只需要猜猜他们见面的对话就好——James Buchanan Barnes最擅长猜他的Steve的心思。


 


坐着战机赶来的Steve却是一路心跳如擂忐忑难安。他觉得他这次或许真的能见到Bucky——时隔大半年的追踪信号一直都没有断,也没有大范围移动。他在途中不知道能做什么,只是不停地祈祷Bucky一切安好。


 


战机飞到信号所在的城镇附近他才发现这里根本是一派安宁祥和,他却穿着作战服拿着星盾,周身气氛严肃过头与环境格格不入。多亏了载他来的同事——飞行员把战机停在了郊外没人的空地,贴心地把自己的便服扔给他:“我们在这儿等着,祝你好运Cap。”


 


他向着远处那片树林掩映间闪光的湖奔跑起来。被他攥得紧紧的手机发出振动告诉他他正在向着正确的方向,正在向着Bucky的方向奔跑。他在林边放缓脚步,压着狂跳的心走向湖边。然后他一眼就看见了那个人——他的Bucky背对着他站在湖岸的草地上。


 


“Bucky……!Bucky!”


 


Steve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吼出来的,虽然声音因强烈的情绪而喑哑了些,但仍是在幽静的湖边激起了突兀的声波。那个人转头看了他一会儿,神情平静得像在度假,仿佛因他木头似的杵着而不满。


 


“我在这儿,Steve。”他这样说。


 


Steve屏着气缓缓走向湖边,土壤和落叶一同摩挲着他的鞋底。他在Bucky身后站定,隔着几步的距离怔怔地盯着那张侧过来的脸。他看见Bucky的头发又长长了,在他脑后扎成了一个马尾,脸上却没了胡茬,如他年轻时那样分明了他好看的轮廓。那个模样太熟悉又太陌生,让Steve一下子什么都忘了。他勉强发出还算平稳的声音:


 


“我找到你了。”


 


“是我让你找到我了。”Bucky转向他纠正道。


 


Steve望进那双灰蓝的湖水一样的眼睛,几乎不知道如何欣喜,又如何挽留。他胸中又开始疯狂地呐喊:不要走。不要走。说出口的话却不明所以。


 


“你……还好吗?”


 


“嗯,我挺不错的。我遇到好多事,又想起好多事。我还想告诉你好多事。——我还很想你。你还好吧?”


 


Bucky的语气自然又轻松,脸上也是温和的神色,眼里却流露出一抹浅浅的担忧。Steve看着他,几欲落下泪来。


 


“我也想你,Bucky。我很想你。”


 


“我知道。”Bucky露出一丝浅笑,神色复杂地斟酌着话语,“我知道这有点突兀,但是我想我们也是时候见面了。我想起来好多。我知道了我很久以前曾经是个好人,很好的那种。”


 


“你现在也是个好人。”Steve回答,Bucky可以看到他的手在身侧捏成了拳。


 


“但中间那段挺长的时间里我是个很坏的家伙。”


 


“你现在是个好人,是最好的人。”


 


Steve的语气就仿佛小时候和他为一件小事争得不可开交时那样的固执,让Bucky小小地叹了口气。他微笑起来,神色间似乎有冰封不住的年轻的Barnes中士的神采,却又有不似Barnes中士的安稳沉静。


 


“我知道。我在努力。我现在有点相信了,毕竟我竟然是值得你的。”


 


Bucky句尾语气小小的上扬让Steve的心颤抖起来,他却因此忘了怎么回应。他想说他值得最好的,唇间滚落的却都是这个人的名字。


 


“Bucky……”


 


Bucky把左手伸进口袋拿出了个小物件,Steve看出那是那枚小小的追踪器。


 


“那就到此为止了。”


 


Bucky这么说着,把追踪器轻轻捏碎了扔在脚边。Steve的心突然沉下去,他不敢失去这太过短暂的重逢。他明明对自己发誓要守护Bucky的自由绝不食言,却在这一刻那么矛盾着只是不想放他离开。他深深地凝视着Bucky的眼睛,露出一个笑容,笑得那么明亮那么哀伤。他没有想要掩饰自己的任何心情了,他即便不舍,仍是感到宽慰——Bucky看起来那么快乐。


 


“抱歉我一直都没遵守承诺。所以你……真的不许我再跟着你了?”


 


Steve用陈述的语气问着,放任自己的肩膀垮下一些,眉头在笑容上皱起一些。胸口疼起来让他想要把心脏的鼓动按停。他多么想要在这个人身边守着他,可同样多么想要用笑容祝福他——Bucky独自融入了新世界,他自由了。他看见Bucky也笑起来,眼睛里有些什么奇妙的情绪,但他已无法辨识无法思考。他的全身心都在和巨大的悲伤抗争。


 


“是啊,我以后不让你再跟着我了,”Bucky踏前两步到他面前,抬起右手轻轻地碰了碰他蹙起些许的眉眼,轻声道,“换我跟着你吧。”他眨了一下眼,“就像以前那样,好吗?”


 


Steve睁大眼睛,张开嘴却没发出声音。Bucky亲密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如从前,故意换了轻快的语气说:“那你现在要去哪儿?Ste——”


 


他猝不及防地被Steve张开双臂拥进怀里,他可以感觉到他胸口的起伏和那双手臂的颤抖。这个拥抱紧得他快透不过气,他只得搜索脑海学着Elizabeth的样子伸手抚上Steve紧绷的脊背安慰他。他们安静地相拥,稍微抚平思念的波澜。待两人终于分开,Bucky望着Steve,轻声地说:


 


“我很抱歉。”


 


Steve摇头。“不……对不起,我太高兴了。”他努力用了一个笑容掩饰他开始泛红的眼眶,“我太高兴了。”


 


“我也是。”Bucky轻轻叹道,在他身侧往前迈了一步回过头看他,“我们走吧?”


 


Steve想也没想就跟上去与Bucky并肩,没有问目的地,只不时用余光瞟着他思念了太久的挚友。他只希望他们就这样走下去,在这宝贵的宁谧中走过日夜,走过晴雨,走过冬夏,走过生死,用永恒来弥补他们错过的光阴,一直走到海桑陵谷、山川更迭,走到星辰消逝、银河枯竭。


 


他走了一会儿才发觉他们不过是在沿着湖边杂草丛生的小径散步。Bucky走得不快,起初神情凝重若有所思,但很快他的眉目就在煦日和风之中温润起来,脚步也愈加轻缓。Steve依然没有问任何事,他觉得那些都不重要了,只要这个人和他并肩前行,他就可以无所畏惧。他奇异地平静下来,这才将目光稍稍从Bucky身上移向远处。湖畔几乎没有游人,林木葱茏,鸟语花香,抬眼即是满目波光粼粼。他看出Bucky喜欢这个地方。


 


     “我很抱歉,让你找我这么久。”他身边的Bucky忽然自顾自地开口了,“我那样走掉肯定给你造成很多麻烦——但这个是必要的。我有好多事想告诉你,我得让你知道……你愿意听听吗?”


 


Steve听着Bucky的话,心里沉甸甸地不知如何回应,只得用力点点头沉默地等待下文,Bucky也就继续说:


 


“那时候我没法待在你身边,我知道你很重要却想不起更多关于你的事,偶尔出现在我脑子里的细枝末节只让我更混乱了,好像另一个人的意识要破门而入抢走我的身体——还有你。是的,那时候我的脑子挺糟糕的。我还不知道我是谁,你口中的Bucky是谁。但是你很重要,我只知道这个,我只知道我不能就那样放任一个坏掉的、破碎的,甚至危险的家伙待在那儿让你痛苦。”


 


“不你不是——”Steve的心脏抽痛起来,停下脚步看向Bucky,冲口说道,“我没有——”


 


Bucky也停下来,用平静无波地目光安抚他,在声音里掺了些许笑意试图拂去Steve身上变得紧张的气息,“我可比你知道得多,那会儿我脑子里有关记忆的那部分坏掉了,但其它的地方可好得很——我当然知道你在难受,我从来都知道。”他小心翼翼地靠近并握住了Steve的指尖,拉着他继续走起来。


 


“那时候我需要变得完整,我必须得这么做,为了自己也好,为了你也好——我想有一天能和你待在一起,而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那个人。”


 


    (我想要的就是你,只要是你。)


 


Steve忍着没有开口,只是将Bucky的手放进了自己掌心,见他没有反抗的意思,便用上力气扣紧那五指攥在手心里,仿佛怕他又远远跑开,消失在人海再不会来,却又像传达一份苦涩太久的爱,缠绵紧密像一个无言的告白。Bucky通晓了一切似的随他一同收紧手指,湖水一样的眸子里倒映着湖水中遥远的倒影,又开口一点点叙说他的旅程。


 


“我去了那些老地方……很多遍,我早就曾在人们说的属于你我的布鲁克林徘徊整天,不过并没得到太多东西。那里只属于过去的Barnes中士。


 


“我想,大概只有离你足够远,我才能强迫自己想起你吧。所以我去了欧洲。哦对了,机票钱还是你给的,”他弯了弯嘴角,“我那时还不知道怎么挣钱,但我觉得你不会喜欢我老是使用非法手段的,我得努力变得不那么坏才行。虽然也不是完全没用非法手段——你知道的,我是危险人物,哪能来去自如。


 


“后来的事你也参与了。说实话,我刚到英国的时候只是突然开始意识到你可能会担心。我终于明白你之前看起来忧心忡忡大概是因为担心我。”他从Steve的眼神里得到了确认,安心感不由得柔软地蔓延开来,“从前的那个人开始教会我很多东西,虽然那时我还在害怕变成他。然后我想告诉你我还好,没想到你跑去找我了。我还没有完成我的任务呢,怎么能那么快被你抓到。


 


“后来曼彻斯特的九头蛇基地你去了,”他瞥见Steve惊讶的表情,神秘地一笑,“别问我在哪儿看见你的,我想悄悄观察你太容易了。你们搬走了资料吧?我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我本来想给你们帮点忙的。”


 


Steve的思绪跟着Bucky的话回到那个尸横遍野的废墟,那个孤零零的档案室,然后不可避免地想起那些令人发指的实验记录。他眼前又开始充斥噩梦的画面——他的Bucky被禁锢,被折磨,在他触不到的地方,以种种他之前未敢想象的方式。他拼命地往肺里灌进空气,像抓救命稻草那样抓着Bucky的手。他颤抖的声音在他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响起了。


 


“那太危险了Buck,你不该一个人去的,你可以让我做那些事,你一个人要是受伤了怎么办,你要是——”Steve住了口,他没法,他不敢说出来——你要是被九头蛇抓住了怎么办——那太过可怕,他光是想到就感到难以呼吸。


 


Bucky安慰地靠近他,让两人肩膀相触:“我不会有事,我很小心,我一直把保命当做任务第一目标的。所以我不是还好好的吗?”他冲Steve一笑,又掺杂着埋怨和骄傲的语气说道:“而且我还是挺强的,所以别那么小看我——至少在对付九头蛇这方面,你们中没有人能比我做得更好了不是吗。”


 


Bucky的语气神情又让Steve将眼前的他和从前的他重合在了一起,Steve理所应当地反驳他:“可是你太冒险了,你需要后援。九头蛇不是值得你让自己身陷险境的东西,你万一——”


 


他的话又没能讲完,这次的原因却是Bucky打断了他。


 


“但你是。我为了你做任何事,我从那时候就明白了。我得在让你去之前确认那里的安全。”


 


Steve睁大了眼睛:“所以你——只是为了我才去清扫九头蛇的?”


 


“怎么会,那是顺便。”Bucky有点受不了Steve那种复杂的目光,惊讶、担忧、后悔、自责和深埋的痛苦交织起来从那双蓝眼睛中投向他,像团乱麻缠住他的心,把Steve的心情也传递给他。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让Steve变得这么难过。他只好想尽办法用他过去擅长的任性语调来搪塞,“我还忙着找回自己呢,只是多知道点事总是有用的,你别太得意了。”


 


他见Steve沉默着迈不开步伐,干脆拉他到湖边草地上坐下。


 


“嗯……反正后来我又砸烂了几个欧洲的基地,没失败,一路向东到俄国。你一路追过来,中途我早就想不要告诉你算了,但你又不肯回家,老在原地转圈圈。我想干脆让你也看看这个新世界的景观好了,还寄了好多明信片给你,我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


 


    Steve想起邮箱里的明信片,满满的全是欧洲的风景名胜,背面有规整的字迹,没有署名,只一笔一划地写着笨拙又温馨的祝福话语。他站在家门口一点点把钥匙插进锁孔的时候,甚至有一瞬间以为他只要打开门就会看见Bucky好像从未离开那样在家里等他,然后他就可以奔向他紧紧地给他一个拥抱,从此待在他身边守着他。然而回答他的是那张小小的纸条,于是它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代替Bucky本人陪伴着Steve。他把它折好贴身放在胸前,仿佛那是一张平安符给他坚不可摧的保护。而现在他们真的正完好无损地坐在一起。温暖至极的感情泉水一样地涌出来浸润了他的心底。


 


“我收到了,很棒……真的,那太好了,谢谢你。”


 


“所以你看,我后来其实真的有在旅行。我想让你也去那些地方看看——本来想着趁此机会能给你从神盾局骗点带薪假期,结果你还真够不解人意的。”Bucky微笑道,“不过我其实还挺享受你满世界踩着我脚印跑的感觉的,让我单方面把那当做我带你旅行吧,就好像我们还在一起。”


 


“我们会的,”Steve动容道,差点就激动起来,“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去——我是说,你愿意再和我一起去一次的话。”


 


“当然,”Bucky点点头,接着说,“我那时就开始一点点明白我需要你,所以我开始想起来,想起好多好多的你,和好多好多和你一起的我。我想如果我从这个脑子里找回你了,那也就找回我自己了。”


 


“你都想起来了?”Steve还是下意识紧张地问。Bucky看起来已如七十多年前的他一般乐观开朗,可Steve已不像那时一样,能轻易看透他是不是在假装。


 


“嗯,我觉得是。你可以慢慢确认——有你的那些部分。”


 


“你还想起了别的?”Steve的心一下子揪起来。他不敢想象七十年的地狱回到脑海的那种痛苦。他甚至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你还真自私,只许我想起你来?”出乎他的预料,Bucky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反而笑着用手肘碰了碰他,“拜托,你不能指望好的回来了坏的就永远消失,况且那也不能说是‘别的’什么,都是我的记忆,我的过去,都是真实的我的东西,不过比较糟就是了。”


 


Bucky显得云淡风轻,他的语气甚至仍旧轻快,他的嘴角甚至仍旧若有若无地勾着。Steve看着他却越来越心痛,痛得藏在口袋里的那只手攥紧到指甲都掐进手心里。他不自觉地开始道歉:


 


“对不起……Bucky……”


 


“别这样。”Bucky拍拍他的肩,又意识到什么似的收回左手揣进兜里,“我还没讲到最棒的部分呢。


 


“我到俄国之后已经知道了大部分关于我的事情,于是我觉得好的我和坏的我逐渐拼在了一起。我不指望回到过去,我也不怕受到惩罚,毕竟我就是我,至少我想我已经足够完整。


 


“我没敢在那边闹太大动静,不然就不一定回得来了。我有自知之明,那边的家伙和我太熟了,肯定有人知道怎么对付我。所以后来我回国了。


 


“然后我在许多之前到过的地方见到了新的风景,最后到了这里。这里重新教会了我太多东西——除了战斗之外的几乎所有事。人们都很好,也让我知道了这个世界变得很好,是他们教我放下过分的戒备,教我如何谋生,教我过复活节……特别是Eli——Elizabeth,她是我现在的老板。”Bucky露出极柔软的表情,眼神却亮着,“你愿意听我讲讲她吗?”


 


Steve的心陷入了Bucky的倾诉中一点点融化,他忙回神说:“当然。”


 


Bucky微笑起来,沉入回忆般悠悠追溯。


 


“我是在杂货店见到她的。她带着两个女儿,买了好多东西,一箱一箱地堆在店门口快把她埋住了。那时候Barnes中士的那一半说不定被憋坏了——我帮她把箱子搬上车,她问我是不是刚来这里。她好像什么都知道——她那么聪明,又那么体贴,她什么都知道,却只等到最合适的时候说最合适的话——她向我推荐她的旅店。我没法拒绝她,没人能拒绝她。哦,我那时怎么会知道她要价那么低是想要帮助我呢。


 


“我住到她的店里,她让我一起吃晚饭。我紧张得捏碎了盘子,她却惊奇地说:‘你力气可真大,’然后拜托我帮她拆了那些旧窗框,那样她就不计较我糟蹋的一盘好菜了。她那么信任我,在那之后竟然放心地让她的小女儿们和我玩。于是我开始主动给她干活,虽然她很能干,但毕竟店里只有五个人,总是有要另请工人的时候。她攒下来的钱很多都拿来帮她觉得有需要的人了,”Bucky说着忍不住笑了一声,“——比如我。


 


“连小姑娘们都照顾我。她们太好了。她们让我觉得我不是恶棍,不是古董,甚至不是一个外乡人。她们不只是收留我——她们让我成了家庭的一员。我不知道她们是不是对每个住客都这么好。我请求留在那儿帮她做杂活儿,她本来没同意,但我说不要工钱。她答应了。她不是为了省那笔钱,而是知道了我真的想住下来所以满足了我的愿望。


 


“所以从那之后我一直在那儿,有几个月了吧。我就像个普通人,会早起工作,会和人打招呼,会闲下来看电视,会和小孩子玩儿。Eli是我一生的恩人,她给我住处,给我工作,给我朋友和家;她教我微笑,教我善良,教我生活,”Bucky的语气愈加轻缓,他顿了顿,深情地说,“她教我如何去爱。”


 


他说完便害羞似的不语,躲开Steve的目光遥望着湖中的水鸟展翅,但他侧脸柔和的轮廓分明让Steve看出他的欣悦。湖心鸟儿飞走漾起涟漪,Steve心里泛起一阵酸涩的幸福。


 


那个Elizabeth就是Bucky现在所爱的人了吧,Steve想道。她听起来那么好,她做到了所有自己没能做到的事,她给了Bucky所有自己没能给的东西,那么也只有她有资格得到Bucky的爱——这世界上最好的人的爱。


 


他想,他应该衷心祝福他的挚友并为之感到无上的喜悦。他的Bucky记得他,他的Bucky重视他,他的Bucky自由了,他的Bucky得到了幸福……这一切已经足够好,好得都不真实。可他不知为何只能用干巴巴的声音说:“那太好了。”


 


他的Bucky不是他一个人的了。


 


Steve羞于正视自己这自私的欲望。他只想把它扼杀在心里,永远不要让别人看到,永远不要让Bucky看到。


 


他想他也许该走了,回到他的工作里去,保护世界,也保护Bucky,好让他安稳地度过一生,享受所有世界亏欠他的东西。他们以后还可以通信,偶尔一起喝一杯,在那片刻放任自己像个旧时代的老人,一起怀念只有他们见过的遥远时光。可他做不出动作,甚至松不开手指。他只想再多分享一刻独自守在Bucky身边的时间,无论以什么代价。


 


Bucky同他一道沉默着,然后轻轻挣脱了他的手,一边站起身一边说:“你不急着向神盾局报告吧?”


 


“当然,你不想的话我永远都不会那么做的。”Steve有点慌张地抬头回答,正欲起身就见Bucky再自然不过地朝他伸出手。他一愣,随即握上那只手任Bucky把他从地上拉起来,一如少年时代那样。


 


Bucky看着他道:“那你可以让你的人回去了。我带你去见见她。”


 


——————


 


回去的路上,Steve缄口不言,心里五味杂陈。Bucky与他交握的温暖的手指在之前令他感到安心,现在却令他感到尴尬。他早该想到曾经那个永远被姑娘们包围,迷人得像个王子的Barnes终将与一个温柔的女人共度余生,他超越了友谊界限的感情最终只能成为一个负担和束缚Bucky的枷锁。可他又那么不甘,他的Bucky明明就在他手心里,用如此令人误解的方式与他执手并肩而行,他却得这样将他拱手让人。他几乎是弃了理智般地在自己的情绪里越陷越深。Bucky也不开口,两人都任由那许多心绪发酵沉淀,却不再能做到曾经的心照不宣。沉闷下来的气氛中他们到了一幢四层的小楼前。那楼墙上斑驳的色彩被茂盛的藤蔓植物遮掩得看不明晰,楼前盛开着荷兰菊和迷迭香,有小孩子在欢笑嬉戏。


 


Bucky停下脚步,眼神温柔地望着洒满阳光的大门,又用目光追逐着游戏的孩子们。他轻声道:“Steve,我们到了。”


 


Steve恍惚如梦。他比想象中更果决地放开了Bucky的手。Bucky侧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微微迷茫。他们一起走向门庭,孩子们远远地看见了Bucky,像一阵风一样吹过来围拢了他,扬起稚嫩的脸庞笑得像那些炫目的荷兰菊。Bucky弯起眉眼,极熟稔地用右手拍拍那些小脑袋,然后拎起最小的小女孩放在了自己肩上。小姑娘笑得像个小铃铛,欢呼起来搂着他的马尾辫骑在他脖子上,另外几个孩子则纷纷拉住他的手也试图攀到他身上,他便微微倾身一手抱了一个孩子。他无可奈何地露出调皮的笑容。


 


“哦我的小朋友们,如你们所见我只有两只手,很不幸。不过好消息是,”他示意Steve上前来,“我给你们带了个新朋友。他叫Steve,你们想让这个新来的大个子抱抱吗?”


 


Steve看着这个温馨的场面不禁心里一软。他张开手臂用夸张的语气说:“没错,你们好,看来我就是大个子的Steve了,我想我可以加入你们。”


 


孩子们纷纷打量着他,然后一个声音惊喜地叫起来:“你好像美国队长!”


 


他们炸开来议论着,Bucky只是笑,并不解释一句,Steve的目光和他相遇,然后认输地朝孩子们摊开双手。


 


“好吧我被发现了,你们果真都是些不得了的小家伙。不过,”他眨眨眼压低了声音,“你们一定不会告诉别人对不对?我们是朋友了。”


 


他们被永远活泼热情的孩子们簇拥着,不得不绕着房子奔跑嬉闹,最后两个人浑身挂满了小孩踏进旅店大门。一个干练的金发女人走来迎接他们。


 


“听见这群小家伙的欢呼就知道你回来了。”女人笑着对Bucky说,然后用果汁把孩子们从他们身上哄下来催进了餐厅。转回来看向Steve时她露出了稍显惊讶的表情。Steve和她对视,暗想这就是值得Bucky的女人了。他正欲微笑开口自我介绍,Bucky的声音就响起来:


 


“Eli,这是Steve。”


 


“哦,你可没说他是——”女店主来回看着两人,随即绽开了一个春天一样甜美的笑容,“——他是这么英俊。”她向着Steve道:“你好,Steve,我是店主Elizabeth,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告诉我。”


 


“你好,”Steve心里忽然充满了感激,握了握女主人伸来的手,“谢谢你。”


 


女主人又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然后转向了Bucky:“那James,就拜托你照顾好Steve啦?”Elizabeth给了Bucky一个鼓励的眼神,得到了点头回应,“虽然我很想和Steve好好认识一下,但这还是留到晚饭吧,Steve请你一定不要拘束。那么容我失陪一会儿,先生们。”她又毫不吝啬地给了两人一个灿烂的笑容后将他们单独留下。Steve凝视着Bucky,所有的话噎在喉咙里。Bucky回望了他片刻,拉起他往餐厅走去。


 


“看来只好晚一点再让你好好认识她了。走吧,我们去喝点茶,我可是有点渴了。”他轻快地说道,十分放松的样子,推推Steve的背,“你不介意陪陪孩子们吧?”


 


“当然不,”Steve忙回答道,“我还得在你的小朋友们面前好好表现呢。”他又补充道,“他们可真喜欢你。”


 


“哦他们总该更喜欢你,你会认识他们的。”Bucky在餐厅门口停了一下脚步,望向Steve小声笑道,“好了,准备好你的拥抱和故事吧。”


 


餐桌边的孩子们一见两人就蜂拥而上。Bucky把Steve塞进孩子们中间,自己去厨房沏了一大壶茶,从烤箱里取出还温热着的饼干。他端着个大托盘回到餐厅,欣慰地看见孩子们围着Steve笑成一团。他的目光蓦地撞进Steve晴空一样明亮的蓝眼睛里。


 


世界仿佛在那一瞬间离他远去。一切声音都停止了,一切背景都消失了,只有Steve的笑容无限地放慢放大。那双蓝眼睛的注视像有生命一样向他走来,千里迢迢跋山涉水,穿过整个世界只为他一人而来。他听见Steve唤他的名字,嗓音里如有阳光和蜂蜜的香气。


 


“Bucky。”


 


他几不可见地颤抖起来。他心里始终如黑洞一样空寂的那一角被什么东西填满。


 


他想,这就是他的救赎了。他所有的恐惧和痛苦,他所有不堪回首的过去,他所有的黑夜所有的寒冬,全部被那个人的光芒驱散开去灰飞烟灭。他想,他所有的挣扎努力都是微不足道的,在这他所能想象的最高的奖赏面前。


 


他慢慢地朝Steve走去。剩下的整个下午他抱着坐在他大腿上的小姑娘,同孩子们一起坐在餐桌旁听Steve讲那些童话化了的超级英雄的故事,但他只能贪婪地盯着Steve的蓝眼睛,拼命地想要沉进去溺死自己。时间像飞一样的快,以至于天色暗下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之前不过是看了Steve一眼。


 


他和Steve一起把社区里的孩子们送回家,在落日的余晖之中被站在旅店门口等他们的Elizabeth迎进餐厅。他们和Elizabeth一家一起围坐在一张圆餐桌边,桌上堆满了女店主亲手准备的佳肴,餐厅暖黄的灯光将空气都涂抹上一层蜜色。Bucky坐在Steve和店主的两个女儿之间和小姑娘们谈笑风生,Steve一边瞥着他的奕奕神采,一边和Elizabeth聊起来。他本来算不上多么健谈,原本也只是想郑重地向这个女人道谢,却在不知不觉间轻易地被她的幽默风趣和善解人意感染了。他明白Bucky为什么喜欢这里——现在的Bucky肯定会喜欢这里胜过布鲁克林,只因在此他们都可以不再拥有任何身份,可以享受他们太难拥有的平凡的惬意。而Elizabeth如旧友如家人,初次见面的局促在她面前烟消云散,只有团聚的快乐在这个晚上酿出更加甜蜜的芬芳。每个人都幸福,好似痛苦和悲伤从未踏足过这里。他不禁要拿自己做对比——一年多之前他们在布鲁克林的房子里相对无言,在Bucky沉默的注视下他几乎连笑容都不知如何摆放。


 


这不能更好了,Steve想。


 


饭桌上Bucky才像是找到他的那个人,不时询问他离开后一年多以来的事。Steve见他并无顾忌,便老实地说了他对抗九头蛇的工作。他略过了所有糟糕的部分,尽量让战斗的经历变得在惊险中不失轻松有趣,以至后来两个小姑娘听得入了迷。于是晚饭后Steve理所当然地被赶去给小姑娘们讲故事,Bucky则径自去帮Elizabeth收拾碗碟。


 


Steve膝盖上坐着Lily,左手上挂着Iris,右手里捧着本童话书却根本没在念,他们正为复仇者大厦里不为人知的轶事笑得前仰后合。笑累了之后他们横七竖八地倒在沙发上,Steve却被Lily接下来的话问得措手不及。


 


“Steve,你是来带走James的吗?”Lily仰起脸,突然用认真的表情问他,她身边大她两岁的Iris也睁大眼睛等他回答。


 


“呃,我本来是这样打算的。”Steve想了想,还是没法向孩子们说谎,“你们知道,Buck——James从小就是我最好的朋友。但现在我想他可能更想待在这儿,谢谢你们一直都照顾他。”


 


“不客气。但以后是你得照顾他了,我知道Jam会跟你走的。”Lily的眼睛里流露出不舍的神色,但她没有哭。她努力用了大人的语气说:“听着,你得保证你会照顾好他。他回家的时候你要拥抱他一下。不许对他发脾气。睡觉前要给他热牛奶,别让他睡太晚。”


 


“你要记得提醒他给花浇水,”Iris补充说,她的手握住了妹妹的,“你要是想给他拍照的话记得悄悄的。你最好陪他一起看书。你要主动和他说话,别让他做他不乐意的事,虽然他不会说,所以你得好好观察他,比如他叠衣服的时候会皱眉头。”


 


“你要保证你会的。”


 


Lily用乌黑的大眼睛盯着Steve,而Steve找不出安慰她的话。他只得对她们郑重地承诺:


 


“我保证。谢谢你们,我都记住了。”


 


“那去和Jam一起执行你们的任务吧,Steve。”Iris执着Lily的手站起来,她们轮流吻了吻Steve的脸颊,“晚安Captain,祝你们好运。”


 


——————


 


“哎,James你可真是的,亏我之前还想着怎么好好考验一下你男朋友呢,”Elizabeth在哗哗的流水下冲洗堆成小山的盘子,故意朝Bucky抱怨道,“这下心思全都白费了呢。哦天哪,他可是美国队长——他是全美国最好的男人了,我还有什么好挑剔的呢?你怎么不早说?”


 


“我也没瞒着你啊,”Bucky接过洗净的盘子擦干,“我跟你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


 


“得了吧,又狡辩说你只是选择性交代事实。”Elizabeth笑起来,“不过我真高兴,是他的话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谢谢你。不过我还没跟他说——”Bucky心里这会儿反而又七上八下起来,“你确定他也爱我吗?”


 


Elizabeth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天啊,求你别再这么妄自菲薄了,你真的没发现他一晚上没从你身上拔下来的眼睛吗?他不看你会紧张,看你会脸红,说真的我真不理解你们竟然还没表白,”她抿起嘴唇笑他,“还是说你们那个年代的人都习惯用眼睛而不是嘴巴表白?”


 


“不,我想大概只有他吧。”Bucky莞尔,“别一下子就在心里把我的年龄从九岁调到九十岁好吗。”


 


他们说笑着擦完最后一个盘子,Bucky把碗碟都塞进橱柜里,转头问道:“Eli,今晚Steve和我住在一起可以吗?”他露出有点局促的微笑,“你知道,毕竟我们太久没见了。拜托你。”


 


“哦当然,他可是你男朋友。你可以用行动告白了,既然你说你不是用眼睛的那一类。”Elizabeth狡黠地笑了,“放心,我不会让人打扰你们的。”


 


Bucky举起双手:“好吧好吧,真是太感谢你了。”他又像鼓励自己似的说道:“没什么好紧张的,他是我的爱人了。”


 


“对,不错,就是这样。”Elizabeth不禁擦干双手欣慰地拍拍他的背。


 


“那个,打扰一下你们。”Steve的声音在厨房门口响起来,听起来有点拘谨。


 


“哦Steve,”Bucky朝Steve望去,“Iris和Lily呢?”


 


“她们回房间去了,”Steve摊开双手,“我失业了,所以我现在该怎么办?”


 


“当然是和这个大孩子待在一块儿,”Elizabeth弯起眉眼把Bucky推给他,“你今天就住这儿吧,我可是开旅店的。”她和Bucky在Steve愣住的时候交换了一个眼神,大笑起来把他们赶走,目送Bucky拉着Steve飞快地消失在楼梯上。


 


——————


 


Steve身上穿着Bucky的睡衣,在Bucky的床沿上如坐针毡。他陷入了一种比坐战机赶来此地时更加难耐的紧张。他在厨房门口听到的Bucky的那句话像朵五彩缤纷的烟花在他脑子里绽放。


 


他听见他说,他是他的爱人。


 


这句话的冲击实在太大。Bucky爱的是他而不是Elizabeth,这个想法让他从心底开始战栗。他做梦一样地被Bucky拉上楼推进屋赶去洗澡,他在套上Bucky的衣服时几乎全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衣料上仿佛有Bucky的气味,轻轻地环绕他包裹他,让他不自觉地感到燥热。他难以想象再过一会儿Bucky会怎样从浴室出来,难以想象和Bucky待在一间屋子里要怎样入眠。甚至他或许可以躺在他身边——他不敢再想下去。可那句话已镌刻在他心上,像一个烙印不断地煎熬他,灼烧他。


 


终于,他被开门声惊醒,抬头往浴室门口望去。Bucky腰间围着浴巾走出来,长发湿漉漉地披散在肩上。水珠从垂在他胸口的发梢滚落,爬过被水汽熏得红润的皮肤一路沿着漂亮的肌肉线条向下流进毛巾的褶皱里。Steve呆呆地看着他移不开视线,无措地喃喃唤道:“Bucky,你……Bucky……”


 


Bucky笑着应道:“Steve。”


 


他一手拿毛巾揉着头顶,走到Steve身边坐下,那双灰蓝的眼睛像水洗过一般明亮,盛着满满的柔情正对上Steve的。Steve甚至隔着薄薄的睡衣感觉到他身体散发出的温暖。他觉得一切都美好得像个梦,何况他还沉浸在Bucky的那句话里忐忑得不能自已。他多么希望Bucky是认真地和他一样怀着热烈的爱情,但他又说服自己那只是个玩笑,因为他不许自己在听到拒绝后露出哪怕一丝一毫失望伤心的表情。他必须问清楚。


 


“Bucky,”Steve严肃地看着Bucky,而回应他的那过于纯粹的眼神让他几乎忘记怎么开口,他的眉头因紧张而轻蹙起来,“你……说的,那句话,是认真的吗?”他口干舌燥,小心翼翼地问。


 


“嗯?什么?”Bucky的表情天真无邪。


 


Steve好像被重重捶了一拳。


 


“不……呃,”Steve掐了自己一把,“就是我……是你的爱人……什么的。”


 


Steve白净的脸上泛起了红晕。更糟的是他发现自己余光里Bucky赤裸的身体竟让他起了反应。他不知道如果Bucky对他并没有这种意思却不小心发现他开始焦躁的下身该怎么办,窘迫让他的脸越来越红,凝固的时间快要把他逼疯。


 


Bucky沉默了一秒,然后温柔至极的笑从他眼角一直舒展到唇边。他用了略带埋怨的口吻,却又极其认真地一字字回答:“是,我当然是认真的。Steve,”他深深地看着Steve天蓝的瞳眸,“我爱你,这是我做过的最认真的事。”


 


Steve的心几乎要因狂喜而跳出胸膛。他急切地想要表达他在心里埋了太久的爱意,他想要向这个人述说他那酝酿了太久的告白。他的声音在高昂的情绪中颤抖:


 


“我爱你!Bucky,我——”


 


Bucky把食指贴在了他的唇上。


 


“我知道。”


 


Bucky轻声道,嗓音低沉惑人。他习惯性地舔了舔嘴唇,Steve蓦地发现那两片薄唇惊人地红润,从那之间扫过的舌尖此刻看来仿佛刻意撩拨他一般令他难以自持。而下一个瞬间那两片唇就靠近来吻上了他的。Steve就像所有得到爱人初吻的懵懂少年那样大脑一片空白,根本忘记了该像Bucky那样闭上眼,只是愣愣地盯着近在眼前的Bucky阖起的眼帘,屏着呼吸数那些轻颤的睫毛。




NC17点我




他将腿环上Steve的,右手搂着Steve的肩贴进他的怀抱里。Steve轻柔地撩开Bucky汗湿的长发浅吻他光滑的额头,却留意到他一直放在身侧的左手。那只金属手臂散发着拒绝靠近的银灰色泽,安静而疏离地躺在Bucky腰后。Steve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右手探过去覆上了那只冰凉的左手。他感觉到Bucky的身体僵硬了片刻。


 


“你讨厌我碰它吗?”Steve看着Bucky漂亮的眼睛小心翼翼地问,那里面正流动着小小的苦涩。


 


“嗯……哦不,我是说,我怎么会。”


 


Bucky扬起一个微笑,Steve却觉得有点难过。他不希望Bucky心怀芥蒂,可他不能不允许Bucky有他的伤痛和禁忌。


 


“没事的,如果你愿意告诉我的话……我会注意的。对不起。”


 


Steve犹豫着是不是该收回手,Bucky却将自己的左手挪到胸前。他有点尴尬地笑着,轻轻地说:


 


“我当然愿意告诉你任何事。我一直——不太想让它碰你。”他在Steve面前伸开金属手指,“因为我不想再伤到你。”


 


Steve看着他的笑容,胸口又开始疼起来。他一点点握住那只金属手掌,缓缓收拢手指直至他们十指相扣。他深情地看着Bucky的眼睛,一字字认真地说:


 


“你不会的。”


 


Bucky露出很受感动的眼神回望他。他不好意思似的笑道:“你要知道它有时候有点儿凉,还挺硌人的。”


 


Steve没忍住欲泣的表情。明明他才是放任他坠入地狱的人,Bucky却竟然为此自卑。他闭上眼睛贴上Bucky的额头。


 


“只要你肯用它拥抱我的话——”Steve差点就哽咽了,心痛塞住了他的喉咙,“对不起……你永远是完美的。Bucky……对不起。”


 


他拉起Bucky的左手,虔诚地在那没有体温的银色手指间印下一吻。他听见Bucky轻轻的叹息。


 


“别为我责怪自己,Steve,”Bucky用右手抚过他的眼角,一直滑过他的鬓发安抚着他,“那不是你的错。况且如果九头蛇还对我做了什么好事的话——就是给了我这个胳膊。”他的眼神里蕴积着七十年来磨砺的坚强,他的声音里浸染了七十年后分毫不减的骄傲,“至少我不是个残废,我很强。虽然我差点用它杀了你——我保证再也不会发生那种事了——但我今后可以用它保护你了。”


 


Steve除了紧紧地握住那只手外别无他法,泪水不争气地模糊了眼前Bucky的容颜。重逢好像让他的内心变得前所未有的脆弱,他甚至无法在他一生的挚友和爱人面前露出微笑,用一句稀松的“混球”来故作从容地掩藏感情丰沛的内心——就像他过去常常做的那样,即便Bucky从那时起就洞察一切,然后用含着担忧的眼神纵容他无意义的过分要强。他们总是心心相印,而Steve总是被宠着的那个。现在Bucky尽管自己身在寒冬,却仍是那么温暖坚强像阳光包容万物那样包容他,而Steve却只能被Bucky的每一句话狠狠戳在心上最柔软的地方,然后任由Bucky的手指拭去他挂在睫毛上的泪水。他的声音里鼻音重得失真。


 


“你已经保护了我整个前半生了,Bucky,”Steve咽着眼泪,拉着Bucky的左手覆在自己心口上,“后半生就换我来保护你。我爱你,我会爱你直到最后,请你给我这个机会。”


 


“你在向我求婚吗?”Bucky勾起唇浅浅地吻过Steve湿润的长睫毛,满含笑意地望进Steve的蓝眼睛,“那可不该是这个表情啊。”


 


“我想向你求婚想了八十年了,再多想一会儿也没关系,怎么能这么草率。”Steve在Bucky的温柔中也露出微笑,“反正你已经是我的了,我也已经是你的了。——我大概从八十年前就属于你了。”


 


“哦,我的Steve,”Bucky搂紧他笑起来,朝他眨眨眼,“是的,反正我答应了。”


 


——————


 


【就算抓到我


也请让我自由自在的】


 


NC17点我




他们像两条被捞上岸的鱼重叠着挂在浴缸边上相濡以沫。Steve吻着Bucky的头顶心满意足地轻笑起来。


 


“你真的把我惯坏了,让我离不开你。”


 


“那多好,”Bucky慵懒地嘟囔着,让Steve从他身体里出来。他稍微侧身滑进Steve臂弯中,左臂搁在Steve胸口搂着他,冰冷的左手被那温暖的胸膛捂得温热。“别担心Steve,我会负责到底的,”他注视着Steve,嫣然一笑,“我不会逃走了,我不会离开你,我发誓。”


 


“你是自由的,永远都是,我不会把你困在我身边。你可以去任何地方,”Steve深情地说,“你需要我的时候无论哪里我都会找到你。你知道,你想回家的时候,我永远都在。”


 


“哦Steve,”Bucky的蓝眼睛亮晶晶的,“我知道。我知道我在你身边,就是自由的。”


 


他们安静地,柔软地,长长地接吻,从花洒下一直吻到枕头上。Bucky闭上眼把头搁在Steve肩窝里,感觉到Steve的手臂把他圈得更紧了些。他近乎贪婪地嗅着Steve混合着香皂气味将他包围的温暖气息,肆意品尝这个他幻想了无数次的陷在Steve坚实怀抱中度过的安稳夜晚。他感到他迷失了长达七十年的孤独旅途终结于此。陷入沉眠之前他恍惚觉得他们正在Steve那所布鲁克林的房子里——他们的房子,他们的家。说实话他有点想念那里了。他轻轻地对他的爱人许愿。


 


“带我回家吧。”


 


——————


The End


——————


 


*谢谢阅读!上篇收到那么多回应受宠若惊,在此感谢所有的读者和点心、推荐、留下评论的小伙伴们!





评论
热度 ( 517 )
  1. ^笑笑^Tenebris Caelum 转载了此文字

© 脑白 | Powered by LOFTER